一粒葡萄籽的诗

吃葡萄干的时候

还能遇到它的籽

小心地 完好地 保存下来

那是一株葡萄藤 生长 攀爬 舒展

我的味蕾 想起了那棵树

及那令人百感交集的春天

一个你说葡萄园的夏天最美

一个你说,不是,应是春天

故地重游 在森林重重迷雾中醒来

外部世界 抑或内心的混乱

在脚下石块上 渐渐平静

炽热岩浆遇海水那样冷却

葡萄的果肉已经干瘪 浓缩

一击即中的甜 你知道后来 甜也消失地快

只有葡萄籽无滋无味地保留下来

那一整段葡萄藤的历史

一切承爱之物

都傲然地冰冷

近乎无情

相关文章